提线木偶,穿越千年的童话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美文

提线木偶,穿越千年的童话

古老的城堡,钟楼在歌唱,沉闷的钟声,仿佛血殇。夜莺在窗棂歌唱,旋律夹杂忧伤,淡淡地弥漫。

沉默了千年的记忆,被重新唤醒,故事顾盼流离,木匠雕刻着工具,诗人叙写着剧情,拉开的红帷幕,布满灰尘与蛛丝的舞台,自导自演一个故事,情节幻灭离碎,流年之外,曲高客寡无人明了。

恍惚千年如流星划过,翻开泛黄的剧本,字里行间早被雨水和泪水冲刷。谁?提笔长叙了这美丽的传说?传说,在光年转角被发现,仿佛一切就在昨天,表情依旧清晰可见。千年之前,就像一把利剑,斩断了剧情,回忆支离破碎;千年之前,就像一把利剑,斩断了时光的流水,岁月停止不前,故事,重演……

千年之前的某一天,某段感情破碎,熟悉的情节,一幕幕重演在白纸黑字之间。那一天,阳光明媚,红色的马车在城堡之前,戛然不前。公主盛装华丽,参加男主角的舞会,夜莺在枝头鸣唱,快乐随着春风飞扬。大理石铺成的石道,王子带着公爵侍卫,红地毯上落满了粉红的玫瑰花瓣。在这千年之前的某一天,一场盛大的舞会,华丽开幕。

城堡一角,木匠雕刻着他自己喜欢的表情,王子匆匆而来,几句对白,木匠表情沉默,转身从木箱拿出一个木偶,递在王子手里,王子匆匆离去......金碧辉煌的宫廷,人们在欢呼,人们在庆祝。盛会的舞台,红色的舞会,红色的帷幕拉开,王子操纵轮线,木偶不由自主地起舞,舞会之上,王子欢喜着公主的表情继续操纵丝线。舞台之上,木偶起舞表演一场喜剧,皆大欢喜。交响乐团,演奏着主角的心情,炉火通红,蜡烛垂泪。公主拿着玻璃杯,对王子淡淡地微笑,却掩盖不了嘴角的失落忧伤,王子依旧欢喜异常,仿佛,一切都安然无恙。

当岁月轮转,千年弹指瞬间,时光模糊笑脸。千年之前,王子在舞会之后与公主挥泪离别,谁操纵轮线,提着我的手与谁离别?雨水模糊了红马车离去的背影,我坐在谁的旁边,玻璃的眼珠空洞的表情与谁分别?盛会终究只是瞬间的喜剧,木偶也只是一个道具,被遗弃在木箱中,渐渐淡忘。

千年之后的故事,是一本没有承上启下的剧本,情节不连,时光破碎。古老的城堡阴深幽暗,大理石爬满了肥厚的青苔,藤蔓缠绕殿廷,铁锈斑驳烛台,千年之前的回忆,爱恨泯灭,千年之前的那场舞会结束,公主面容惨白,冰冷,我早已预兆离别的悲伤,雨幕中谁提着我的手与谁离别?而我也早已疲惫,苍白无力的流泪。千年之后的午夜月亮残缺露水凝结,钢琴的音符在城堡四处流窜飞扬,指末起伏泪水滑落,旋律忧郁断断续续。城堡的某个角落,我早以无力站起,瘫在地上惨白的脸,面无表情,记忆被积累,泪水被风干,表情一点一点的,消散,遗忘。

午夜的钟楼,钟声再次敲响,一声声传开,直到我耳边,一双大手把我拾起,抚去我身上的灰尘,有千年以前木匠的气息。我被重新上了颜色,木匠:看来,一切泯然,你只是一个曾经迷失的孩子。说完,轮线操纵,我被放在钟楼的栏杆上粉墨登场,夜莺在树上歌唱,而我从未有过这重生的感觉,突然“咔嚓”一声,丝线剪断,风掠过——我依旧在风中起舞,咧开嘴灿烂的笑,笑声划破千年流光的时空。原来,城堡如云回忆如烟,千年弹指瞬间,只不过梦过一场,现实轮回,故事缠绵一切却依旧在重演。

提线木偶,丝线已断,我依旧自导自演。一幕独角戏,没有剧情没有观众的表演,演绎一个千年的传说,那张空洞麻木的表情客串千年之前的离别,回忆曾经迷恋。千年之前,依旧如一把利剑,砍断了我对过去曾有过的迷恋,也砍断了我身上的轮线,认真地喜怒哀乐,从明天起自作自己。

千年之后一切早已成为云烟,现实不断重演,而我却不再迷失,那个城堡的木偶,只是曾经的虚伪……

——08年10月6日夜12时正

后记:一段回忆百般演绎早已苍白无力,谁能理解?一段感情万缕缠绵早已让我窒息?哪里出口?虚伪迷失,逃离悲伤,只有时光让一切淡忘,表情深埋在记忆边缘,有谁发现?有谁重演?

木偶,提线演绎曾有过的经典,王子公主的故事从孩提就不断上演,稚嫩的岁月无人理解!青春凛冽的成长,那出土在记忆的古老童话,成为笔下开出的花,然后凋谢!有谁体会?有谁了解?

——08年10月7日夜10时12分

weinxin
我的微信公众号
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